close


 

記得以前會把不順的事情以單位一項一項地列出來:

兩大片浮腫在腳上的瘀青、一面碎裂的左後照鏡、一把卡在鑰匙孔斷掉的鑰匙、兩顆頭上的腫包、一顆位於頸背上的大痘痘、一樁未被處理好卻無法插手的孩子衝突、一個與我爭執後崩潰大哭的同事兼朋友、一通人明明在卻沒有回應的電話...等,

當痛苦能被條列出、計算後,所謂痛苦似乎也變的無所謂,

痛苦怎能被計算?

無法被條列出的該如何形容? 

 

 

 

所以好須要跳脫目前的小圈圈,不論是生活或工作,

眼前一切令人失溫、無動力,

 

黃O涵小朋友說要寫信給我,說我很像音符所以要挑張有音符的信紙,

到達初階目標後仍毫無進步也就不須要設立下個階段,

該換個小節活動了。

 

 

回應搭檔,

我不是害怕改變,而是眷戀僅存的美好。

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中文維基百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